万丰国际网投|国美控股与杜鹃的“家生活”

时间:2020-01-11 17:44:20

万丰国际网投|国美控股与杜鹃的“家生活”

万丰国际网投,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作者:迟宇宙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明天的国美是什么样的?

明天的家是什么样的?

明天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没有人比杜鹃更关心这些。

2017年11月28日下午,在北京北三环的金茂威斯汀酒店,国美控股集团发布了自己的“家•生活”战略。杜鹃女士做了一个长达一小时的主旨演讲,试图告诉人们,国美的“家•生活”是一个怎样的场景——

我们提出了“国美·家美·生活美”的品牌新主张,围绕家和生活,着力发展互联网能力,赋能线下运营能力,成为以线上交易、线下体验的双平台共享零售模式,线上打造产品、连接和数据能力,线下注重场景化,主题化,专业化,一体化,及时性的落地运营服务能力。我们将从单一电器经营为主扩展到围绕家和生活的产品和服务的提供商。

杜的完整身份是:国美控股集团ceo、国美控股集团决策委员会主席,以及,国美创始人黄光裕的妻子。但在对外的时候,她给了自己一个更官方的称谓——“国美控股杜鹃女士”。她不在意头衔和权柄。她在意“国美”。

她的丈夫自2008年起身陷囹圄,至今还在等待自由。有一篇报道提及,“黄光裕在狱中说,国美有你在,我放心。杜鹃说,没事儿,老公,你出狱时,我给你一个更好的国美”。

如果这段对话确切存在过,那么对于杜鹃来说,这意味着她正在努力兑现对丈夫的诺言——给他一个更好的国美,或者说她希望那一天丈夫看到一个她尽力过的国美。这个国美,“家•生活”的国美,毫无疑问是那段历史的体现,也是杜鹃所要努力兑现的。

1987年,18岁的汕头人黄光裕创立了“国美电器店”,开始了自己传奇半生。1993年,杜鹃在中国银行任放款专员。因为工作,她认识了这位长她三岁的青年。三年后,他们结了婚,杜鹃离开了中国银行到了国美,成为了老板娘,也成为了黄管理公司的臂膀。

一个美好的故事。

2004年,国美在香港上市,成为中国家电连锁零售业首家香港上市公司。黄光裕在2004、2005、2008年曾三度成为“胡润榜”的中国首富,在 2006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亦排名第一。国美的影响力在此期间达到巅峰。财经新闻中充斥了国美的并购,风头一时无两,丝毫不弱于今日阿里、腾讯的“买买买”。

在经历了创始人被捕入狱、股权之争之后,国美似乎渐渐被人们遗忘。一些人相信,国美将会经历一场崩塌,从中国工商届版图中消失,再无翻身之日;也有人相信,错失了整个移动互联网时代后,即使重出江湖,风平浪静的日子里,再也不会有怒海争锋的故事了。

但是黄拥有杜鹃。他们信任彼此,也信任那些曾经共同拥有过的美好时间与事物。

杜在2002年被任命为国美电器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开始展现其管理才华。

2010年,当杜鹃面对陈晓咄咄逼人的攻势时,前有张大中的支持,后有丈夫作为依靠,她守住了。然后,她受丈夫委托,接掌了国美的权柄。

某种程度上,她是一个受托方,担负着责任与义务。她的内心里更希望自己是他的内助和臂膀,如今却不得不独自带领国美蛰伏、挣扎、突破。

她守住了国美,并试图使它变得更好。

在黄身陷囹圄的日子里,国美依旧按照其自然的节奏运转,版图扩张至六大板块数十家公司,其中包括“国美零售”“中关村”、“三联商社”、“拉近网娱”、“华银控股”等多家上市公司。

国美没有崩塌,没有变成过客。杜鹃就像一个忠诚而勤勉的受托人,带领国美,谨慎、低调,远离是非和漩涡,依照黄的规划、依照自己的模式,低头往前走。某种意义上,她是另一个张大中。

在演讲中,杜说——

60年代,人们好日子的象征是“72条腿儿”或“36条腿儿”,指的是组合家具。70年代,品质生活的象征,是“三转一响”的自行车、手表、缝纫机。到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则变成彩电、洗衣机、录像机三大件为品质生活代言。再到如今,从智能手机、智能机器人,到智能家电、智慧家居,黑科技、新物种一再拓宽新消费的边界。

这几十年,从刚性需求到改善性需求,实现了品质生活的跨越。未来的五年,消费者将从品质生活的时代,全面升级为追求美好生活的时代。国美原有的门店网络,场景体验,上门送货安装维保服务的基础、家生活市场的巨大规模和潜力以及消费者对美好生活的需求,为未来的发展提供了好的机遇。

我们投资了标准化家装的爱空间,在不同城市引进了泥巴公社等本地化专业家装公司;还投资了后服务市场的十分到家和国美管家一起开拓安装维修保养清洁回收的后服务市场。

智能家居物联,是未来“家·生活”的必备条件。国美云智开发的gome-link协议可以对不同厂商的家电、家居产品进行统一的智能管理,在尊重用户对品牌和产品喜好偏爱的基础上带来一个智慧的家。国美智能制造也是“蜂巢计划”中培育出的一个“新巢房”,提供专业的、高性价比的智能产品,丰富了智能家居产品的选择。今年国美gome手机 k1、u1系列首次亮相。k1手机具有榫卯(sun mao)工艺、虹膜隐私空间、低压闪充、人性化设计等四大亮点。并在2017年德国if设计大奖颁奖盛典上荣获大奖。它配备了指纹、虹膜两种识别,指纹模组经过精巧设计隐藏在手机屏幕正面,通过指纹最快可0.2秒识别可进入系统。在常规安卓系统外,k1还配备独立的安全系统,经过自主创新加密,任何软件和物理连接方式都无法入侵,只有经过虹膜识别才能进入。手机作为一个入口和操作终端,个人和家庭的信息安全必须放在首位。

国美金融的消费信贷美易分产品和手机事业部新开展的租租业务使得更多的消费者可以提前享受更好的商品。

我们过去是在1.4万亿的家电赛道上竞争,现在,我们站在了10万亿的“家·生活”赛道上。

杜身上似乎有一种超越其娇小身躯的能量。黄执掌国美的时候,这些能量不需要杜鹃迸射出来,她的男人能够掌控一切,她只需要依靠即可。离开丈夫的日子,她需要独立支撑、左支右绌,能量不迸射出来,就无法挽狂澜于既倒。这不是她想要的。这是她不得不面对的。

杜努力提升自己,以求因应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去年冬天,五道口金融学院,我们曾进行过一次交流。她在那儿读emba。她谋求的不是“人脉”,而是“学识”。她想提升自己,以因应这个巨变的时代,兑现自己的承诺。

杜以及国美隐忍重生的故事,本身就是一个标准的“中国故事”。它饱含着爱恨情仇、狂风骤雨,以及人们对未来的些许期望。它意味着艰难时日,也意味着某些值得付出和等待的美好。它同时也塑造了一个符合中国传统价值观的形象,爱、忠诚、忍辱负重……这样的形象使人们对杜产生了莫大的好感,同时也对其丈夫有了更感性的认知。

没有人知道在此过程中杜鹃付出了多少,但可以想象。2008年之后,杜生活在一个遭变的富豪家族,她赢得了信任和尊重,成为家族代表,处置国美事务。她也要收拢经过创始人入狱和股权之争双重打击后分崩的国美人心。对于一位娇小的女人来说,这是极富挑战的。

杜鹃坚持了下来。国美有了自己的“家•生活”。

她同样期待属于自己的“家•生活”。那是她应得的。

“双十一”,国美全站订单量同比提升300%,是网民增速的38.7倍;国美app新增用户数同比增长182%,平均日活跃用户数达到3722万。深层次来看,这份“双十一”成绩单,是国美向“家·生活”转型的第一次实战演习,也是“共享零售”新模式的初步建立。

此刻的国美,正在面临一场零售业的革命。它努力向其靠拢,并试图站立在潮头。国美的“共享零售”、阿里的“新零售”与京东的“无界零售”,其本质都是通过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手段,对商品生产、流通与销售环节进行改造,完成线上线下的融合。

它们都试图抓住消费升级的机会。它们也都是一个“意见”的产物。

2016 年11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动实体零售创新转型的意见》(国办发〔2016〕78 号),明确了推动我国实体零售创新转型的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同时,在调整商业结构、创新发展方式、促进跨界融合、优化发展环境、强化政策支持等方面作出具体部署。

《意见》称:“建立适应融合发展的标准规范、竞争规则,引导实体零售企业逐步提高信息化水平,将线下物流、服务、体验等优势与线上商流、资金流、信息流融合,拓展智能化、网络化的全渠道布局。”

杜鹃一年前就开始布局国美的“共享零售”,甚至将国美系上市公司的旗舰“国美电器”更名为了“国美零售”。这毫无疑问是其丈夫的意愿。她定义了国美的未来,同时将一种意志注入到了整个国美。

在国美低头前行的几年里,移动互联网迅速地结束了上半场。国美旧日的主要对手,苏宁,完成了向“云”的转型,成为了“苏宁云商”。无论国美还是苏宁,都缺乏互联网基因,这就注定它们的转型都是痛苦的。

国美没有苏宁那么迅猛,也没有搭上整个公司进行一场“脱胎换骨”。它依旧不断地修葺、完善,近乎保守地小步跑着。这使很多人相信,国美被移动互联网时代抛弃了。

可是,下半场说来就来了。人们不由得要佩服“风”的善变。此前线上的巨额投入,边际效应在递减,线下的门店,重新找到了生命力。劣势一夜之间扭转为优势,重装的突然跑到了前头。

杜在今天下午的演讲中,讲到了国美的初心,讲到了正在开启的三十年,也讲到了接下来的三年。三年后,当这样一个“家·生活”的国美出现了,新的故事又将拉开序幕——

国美创业之初秉承“商者无域 相融共生”的经营理念,30年不忘初心,在构建国美的“家·生活”新版图的过程中,我们的线上线下共享零售双平台将对家电、家装、家居、家服务、家金融的相关企业开放,通过人人可以参与的社交+商务+共享利益的线上线下平台渠道,创造一个“家·生活”价值共同体,建立高效、开放、共赢的“家·生活”生态。

上一个30年,国美见证了中国经济的腾飞,参与推动中国制造的崛起,见证了众多家电制造品牌的成长。

2018年家生活新版图业务发展进入成熟期,2019年开始将启动全品类、全行业的拓展,成为线上线下共融互通的双平台共享零售,到2020年服务1亿中国家庭。

杜的身上隐藏着骄傲,以及不易察觉的桀骜。她身躯娇小、声音细弱,但却并不惧于竞争,也从惧怕压力和风暴。

当杜鹃用她孱弱的肩膀担负起国美的时候,没多少人相信她,只有黄光裕。黄相信自己的妻子,就如同相信自己。国美几年来的低调转折、遇挫愈勇,证明了黄没有看错。这个自信的人,在1996年找到了自己“对的人”。

2017年3月,国美控股集团发布2016年经营业绩,集团总资产为1490亿,同比增长9.8%,净利润完成年度计划的138%,完成纳税额约40亿。

时间还在往前走,该回来的“家•生活”总会回来。对于杜鹃来说,“家•生活”是国美的战略;对于作为妻子的杜鹃来说,“家•生活”是她的期待。

一天前,11月27日,国美以1.05亿元领投了tcl旗下家电后服务提供商十分到家。今天的发布会上,杜鹃称国美完成超过一万家线上线下“家•生活”门店。“万家”很自然地使人想到“万家灯火”,也很自然地让人想到某个美好期待。

在那个关于“家•生活”的美好期待中,她还会是那个娇小的女人。当有一天丈夫回到尘世生活当中,她希望眼中并非一位女强人,而依旧是那个在中国银行放贷的21岁姑娘。

(备注:引文部分均来自杜鹃女士2017年11月28日下午主旨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