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白菜网|杭州保姆纵火案延期审理,朋友称嫌犯发脾气“全家人都不敢吭声”

时间:2020-01-11 17:01:24

59白菜网|杭州保姆纵火案延期审理,朋友称嫌犯发脾气“全家人都不敢吭声”

59白菜网,每日人物何钻莹报道

备受关注的杭州保姆豪宅纵火案有了新进展,12月5日,纵火保姆莫焕晶代理律师党琳山对每日人物称,原定11月21日开庭审理的莫焕晶放火、盗窃案因犯罪涉及面广、取证难延期审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在报浙江省高院批准后延长审限3个月。他估计,最晚的开庭时间可能是明年1月。

党琳山称:“这不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背后涉及的消防、物业和个人的消防意识问题更应引起社会重视。”他认为此案最大的辩护空间是案件中母子四人的死亡不仅因为纵火,还涉及绿城的消防设施、消防救援等方面。

据报道,莫焕晶曾写了封道歉信,称“如果我死了能让你好过一点,我真的愿意立刻去死,请你多保重。”莫焕晶的父亲也写了封道歉信,表明等受害者家属林生斌“潼臻一生”基金会成立后,他会和子女尽力捐款,让基金会发挥最大作用,另外还筹集了5万元,想通过党琳山把信和钱送到林生斌手中,但党琳山目前还没找到机会把这些东西交给林生斌手里。

莫焕晶自幼丧母,家人非常溺爱她。她的朋友麦女士对每日人物称,曾见到莫焕晶发脾气,全家人都不敢吭声的场面。2014年,莫焕晶沾染赌瘾,与家里人关系渐渐疏远。后为避赌债,莫焕晶和麦女士一同去了上海打工。

据麦女士称,在上海期间,莫焕晶多次向同学和朋友借钱,做过几次保姆都因为盗窃被辞退。麦告知莫家此事,莫家人称会帮莫焕晶还债,但麦不知莫家具体如何教育莫焕晶。纵火前,麦女士还因为莫焕晶向她借钱,怀疑莫赌博,告知了莫的弟弟此事,弟弟表示会询问姐姐。

案发后,麦女士对媒体称,莫焕晶有赌瘾、爱说谎,纵火可能与赌博欠债有关。莫家人则对媒体称,网上很多消息都是不真实的,是麦女士教坏莫焕晶的。对此,麦女士回应,“无所谓,就算她死了,我也对得住她。”

莫焕晶。

莫焕晶“不爱说话,爱说谎、推卸责任”

每日人物:你和莫焕晶相处,她性格怎么样?

麦女士:她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看起来好像蛮可怜的一个人。爱说谎,爱推卸责任。

每日人物:你们相处得怎么样?

麦女士:我和她高中是一届的,在家的时候,我和她和她妹妹一起打麻将,打一天要五千块钱。她还去澳门赌,她弟弟亲自接她回来的,她用村里一个人的账号网赌,不是我带她赌的,我没有网赌,她欠的钱多是因为网赌。我们都欠了钱,我有个亲戚在上海,打算去投靠她。

我们到了上海,见到大家是一起来的,她没吃没住的,我全供她。我们去我的亲戚家住了一个星期,我去上班,她还向我的亲戚借了两百块,一直没还。我们在上海住的地方很简陋,不像家里那么漂亮,她老是拍我们住的地方发给同学,让他们觉得她可怜,向他们借钱,借到第三次,大家都不相信了。

每日人物:她都在哪里打工?

麦女士:起初她在日本餐厅做服务员,一个月三千五,不稳定,换了两家餐厅。做家政才定下来的。她6月22日出事之前,还问在日本餐厅跟她关系好的服务员借了两千块。她在上海向每个朋友都借过钱。

我在绍兴做管家,听说请阿姨,五千五一个月,包吃住,比服务员好,我就叫她去做。谁知懂她偷了人家的茅台酒,她还死都不承认,客户说要报警,看监控,她就承认了。当时我还给她求情,客户跟我说,“小妈你不要为她求情,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后来客户扣了酒的钱,给了她一天的工资,辞退了她。

她回到上海,我因为存了点钱也回到上海,和朋友合伙开了家政公司,我一边做阿姨一边开公司。她又去了几家做阿姨,也是偷钱出了事,后来她去了杭州。她去杭州前,因为偷了我的钱,我们吵架了,一年没联系。

每日人物:什么时候重新联系上了?

麦女士:一年后,过年的时候,她给我发了个新年快乐,我回了她,问她过得怎么样,她说现在的雇主对她挺好的,我说那就好。今年6月的时候,莫焕晶问我借钱。第一次借了八百块说要买机票,三天还,我见不是很多,就借给她,6月22日又借了两千块,说给她儿子买游戏机,她还给我以后,我就打电话给她弟弟,跟他说他姐姐跟我借钱,是不是又赌博了?她弟弟说问一下她,后来问没问我不知道。

每日人物:她每次都能借钱成功,她跟大家处得似乎不错?

麦女士:她这个人不爱吭声,好像蛮可怜的一个人,你不想伤害她这样子。她长得不漂亮又有点自卑。

“一发脾气,她们全家人都不敢吭声的”

每日人物:她跟你提过她自卑吗?

麦女士:一起工作的时候她跟我聊过,她说“我跟你不一样,你爸妈每天打电话给你,你可以跟爸妈一起聊天,吵架,吵完架,你爸妈明天还是会打电话给你,我不一样。”

每日人物:之前莫焕晶在雇主家偷钱的事,她的家里人知道吗?

麦女士:完全知道,我打电话给她们家里说的,我教育不到她了,就交给她家人,她家人反而听她的谎话,我不知道他们怎么解决的,但是她的家人原谅她。我觉得她的家人如果没有瓜葛到钱的话,应该不会打电话给她。

每日人物:他们说是你带坏她女儿的?

麦女士:我没有带她去赌博。他们家一直打麻将,他们心知肚明。当时我跟她一起去上海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是我带她去的。其实走的时候是她叫我走的。之前她的家人帮他还了两次债务了。就算是我带,我带着你,你就去赌吗?

之前出上海的时候,她们家在镇上说我是坏人,我一直忍着,因为我爸跟我说,那你是不是也赌了,人家说你也是对的。我们家的教育跟他们家不一样。他们家就是推卸责任,说“我女儿不坏的,都是她带坏的。”不责怪他的女儿,就是责怪我。他们其实不了解她,还溺爱她。我们家不一样,我出了事,我爸、我妈每天打电话给我,在哪里上班,督促我,要我姐看着我,每个星期都报告我的行踪。

每日人物:她的家人很溺爱她?

麦女士:因为她从小没有妈妈,家人对她很溺爱的,不会骂她,她一发脾气,她们全家人都不敢吭声的。我都见过。打麻将的时候,她给她妹妹凶了一眼,她妹妹不敢吭声了。

想看更多,请移步每日人物微信公众号(id:meirirenwu)。